雪人

隐月的旅途第三章③-④

  眼前的黑暗消失之时,露米诺斯突然看见一段记忆:他们几人手持武器,一同向着时间神殿奔跑。

  阿弗利埃巨大的影子笼罩着英雄们。

  他们跟随弗里德的身影,直至到分头行动的时候。

  ......不对。

  弗里德旁边的那个人是谁?

  露米诺斯按着疼痛的头,他完全没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那些人跑近了。

  在光明涌来的一瞬间,他恍惚中看见那个皱眉飞奔的身影像是隐月。


  能碰到坚实的地面后,露米诺斯闷哼出声,抬起头却看见远处的隐月直直地倒下,而另一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黑魔法师不见了?!

  谨慎地用魔力探查了一番,确认敌人的气息完全消失后,他才彻底地将全身重量倚靠在墙壁上,意识模糊地抬头望着发白的天空。

  带有凉意的一点雨滴落在他的鼻尖上。

  随后便是密密麻麻的雨点。

  他已经动不了了。


  雨让佩特上翘的金发贴服在一起,他喘着气:”你也看到了吗?“

  露米诺斯眼神暗了暗,以一种叹息的口吻应答了一声。

  这样就能解释那个封印黑魔法师的“代价”落在了谁身上。


  你就是我们曾经的同伴吗,隐月?



   几分钟前。

“算了。”白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视线穿过隐月,动作止住,“它们来了......等到合适的时机,我相信你会到我这边来的。”

  他低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胸口——那是面前这个人爆发出魔力时的全力一击——开口:“比起解决你们,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语毕,整个人慢慢消散在空气中,只是那双眼睛一直看着隐月,就像在强调:你一定会到我这边来。


  

  不,我永远不会背叛他们。

  隐月疲惫地闭上眼。

  地上的血在雨中化开。

 

  雨把大地连成一片,城墙上流下一行行尚且温热的血液。

  毛骨悚然的咀嚼声终于停止了。

  一个身影摔下城墙,不久又歪歪斜斜地立起。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被保护的这座城陷落了。

  首先遭殃的是靠近围墙的地方。

  勇敢一点的人选择在临死之前削去朝家人朋友张嘴的头颅。

  更多的人则是乱成一团,乞求保护他们的神忽然降临,尽管他们不信神。

  在这里保护他们的军队已经崩盘了,剩下的核心力量几乎没有武器。

  他们就像被团团围住的大餐,他们只能往更靠近中心的地方逃难。

  

  一个即将翻出城墙的人在看到墙外的风景时颤巍巍地放下了腿,像被定格了似的直到被人扯下。

  另一个人的双眼闪耀着希望的光芒在丧尸较少的地方跳下,没走几步就清醒了过来,脸色发紫地想要回到城墙内。

  他扒拉着城墙,然后控制不住地呕吐,想到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它们的身体铺满大地。

  视平线的地方是密密麻麻扭麻花一样的尸体们相互啃咬着。

  丢失眼镜的少女朦朦胧胧中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她眯了眯眼试图看得更仔细。

  这应该就是她消失的男友。

  她笑出了声,放弃了抵抗,颈动脉被他——“它”咬破。

  一个母亲在女儿被咬死之前爆发了足够的力量,不是冲着丧尸们,而是对着向她哀嚎不止的女儿。

  在感受到超越一切的那一瞬间麻木的痛苦后,只剩半边身体的小孩最后流下了两串眼泪,有些安详地合上了眼。

  母亲脱力地松开染血的刀,憎恨又疯狂地盯着包围她的尸体,嘴撕扯着腐烂的肉,毫无办法地走向了另一个世界。


  一声平静地叹息后,银白长发的人转身离去。

  

  警报声唤醒了阿琅,她一跃而起后,嗅到了浓浓了血腥味。

  她感到了恐惧。

  旁边的露米诺斯和佩特像失去了意识似的只是微微睁着眼睛,摇不醒。

  她不再介意裙摆被泥水浸透,踩着水跑到隐月身边扶起他。

  他的样子看上去狼狈极了,半张脸破了皮,手臂被穿了好几个窟窿,漂亮的黑发混乱地绞在一起,身体冰冷。

  她摇摇头。

  心脏像被人捏住了。


  


-----------------------------------------------------------------------------

  下回预告:

   都是你的错。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