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番外一 军团长隐月的梦境

各种狗血的理由都想了一遍后,假如六成为了军团长的话。

让ooc来得更猛烈些吧

----------------------------------------------------------------------------


△年x日

  “我有一点紧张。”

  “没关系的,他们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弗里德走在前方为刚加入的小伙伴引路,一个西红柿割破空气划过他的脸颊。

  看到这一幕的隐月赶紧戒备着:”是有敌人吗?“

  “我想不是的......”弗里德看着被摔得四分五裂的西红柿,无奈地扶额。

  隐月一脸懵懂地跟着拉着他胳膊的龙神,来到基地的时候,他疑惑地看了弗里德一眼。

  基地就像被拆迁办碾压过似的,本应构成房屋的木块散落着,隐月下意识觉得胳膊上那只手在颤抖,仔细看弗里德的表情却正常得很,还带着一贯的微笑。

  最先出现的是阿岚,她看着弗里德即将黑化的笑容破天荒地想到了”道歉“一词,并解释到都是因为想要分开打架的那三个人。

  三个?

  紧随其后的是梅赛德斯,她觉得自己刚刚劝架不成还加入了打架的行为十分丢脸。

  隐月还在想弗里德的那句“他们都是好相处的人”。

  “佩特他们呢?”

  “暂时被我打昏了。”

  他们都是好相处的人......隐月第一次对弗里德的话产生了信任危机。

  

  “这就是我们新的伙伴。”

  “我的名字是......”还未说完话的隐月被突然激动的阿岚打断:“对了!我记起来摩诃被我丢在哪里了!”

  默默蹲在墙角种蘑菇的隐月被弗里德安抚着。



△年x日

  今天是个好天气。

  阿岚胖揍了一顿前来挑衅的人,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基地中。

  “哟!今天吃什么?”她放下摩诃,跑向正卖力与土豆战斗的梅赛德斯——那土黄色的小东西至少被削去了一半。

  后者注意到阿岚时双眼闪光:”今天尝试一种新的料理:糖醋墨鱼汁炖土豆!“

  一旁思考棋子走势的弗里德闻言,脸都酸了起来。

  “对了!”阿岚转身看着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的弗里德,“隐月呢?没有看到他人呢,我给他带了好吃的!”顺便炫耀一般举了举从包里掏出来的迷之物体。

  弗里德脸上挂着笑,指了指前面的木屋:“大概......去了厨房?”

  “噢噢噢!”

  看着阿岚兴冲冲的背影,他只能默默地为无辜的隐月祈祷。

 

  “隐月!”阿岚猛地推开了柴门,“在吗?”

  长发的同伴一回过头来,嘴里措不及防地就被塞入了迷之物体。

  “怎么样好吃吗?”

  阿岚拍拍隐月的肩,完全没注意到后者已处于灵魂离体的状态。

  “隐诶啊啊啊啊啊!”

  整个小木屋飞上了天。


  “好些了吗?”

  隐月醒来,看见弗里德放大的脸,后者将他额头上的毛巾取下,眼里满是人道主义关怀。

  他捂着头坐起身:“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一段恐怖的记忆。”

  弗里德望天。

  与此同时,即将打起架来的争吵二人组被一只手阻止了。没好气地回过头去的露米诺斯和佩特眼前出现了一脸微笑的梅赛德斯,以及她手中的一盆正咕噜咕噜冒泡的紫黑色浓汤。

  迷之沉默降临。

  佩特想着如何优雅又不会伤害精灵女王心灵的回复方式。

  露米诺斯的反应耿直得多,整个人往后退后了三步,捂住嘴巴已经是要呕吐的架势。

  于是梅赛德斯的脸黑了一分,嘴边的弧度拉得更长了:“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料理,不尝尝吗?”

  佩特屈服了。即便丢脸,比起食物中毒什么的还是让眼前这位抓狂更让他害怕。

  眼看着小偷被灌下了汤汁,来不及感到幸灾乐祸的露米诺斯就看到梅赛德斯的笑容转向了他。

  “还有一点儿......露米诺斯也尝尝吧?”

  这是不容反对的肯定句。



△年x日

  “阿弗利埃?”

  睡卧在闪闪发光的金币和宝石上的玛瑙龙睁开了它的眼睛:“你来了?我的朋友。不过......”它伸直了脖子打量着跟随弗里德的陌生人。

  “他是我的朋友隐月,阿弗利埃。”弗里德轻抚阿弗利埃的皮肤,“你过得还好吗?”

  “当然。不过你以前可没跟别人到这山洞里来。”玛瑙龙研究着隐月的表情,“你也想摸摸我吗?”

  这个人类耳朵都红了,最终期待地点点头。

  “我倒是不介意。”阿弗利埃阖上眼,将头搁在重合的爪背上。

  等到隐月心满意足地放下手,弗里德将额头抵在阿弗利埃的头上,向它传达了越发危险的世界形势。

  “我们需要借助你的力量,阿弗利埃。”

  玛瑙龙张开黄金瞳望着洞穴外遥远的天际,垂下头看着弗里德坚定的双眼:“我会帮助你战胜邪恶的,我的朋友。”



△年x日

  我们战胜了黑魔法师。

△年x日

△年x日

......


  起床的时刻到了。

  他扯过漆黑的衣服给自己套上,出门就看见了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

  默默转过眼,桌上是一盘丰盛的早餐。

  锋利的刀叉穿过荷包蛋,糖心像颜料一样将食物染遍。

  “看来你今天的心情也不好。”坐在对面用餐的人讽刺。

  “因为每天都要看到你的脸。”他反赠道。

  “哼。别忘了你的立场。”

  “就算我把夜光法师放走,那又怎么样?”

  “你最好相信他还记得你,而不是反过来捅你一刀。”


------------------------------------------------------------------------

  六:哦,然而我和他都想要干掉的人是你。


  我的脑海里一直在浮现昨晚几个老司机的飙车,以至于我都想发车了......

  不不不我开不动还是等人来开车算了。

  军团长六也很萌啊为什么没人开车!!!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