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隐月的旅途第三章①-②

  战前的时候,弗里德常常坐在屋顶上注视着天空。

  那张脸一如既往的安然。

  “看到他那个样子,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某个联盟的人抬头望望那个可靠的背影,语气复杂地吐了一口气。

  ——好像即将上战场的人里没有他似的。

  但事实上,弗里德是领导者,如果没有他的邀请,“英雄”们不会聚在一起。

  弗里德正是站在最前方的那个人。


  偶尔,隐月会在看到那个人的背影后想,在他的心里,不会存在对“失败”的恐惧吗?


  这个地方聚集的反抗黑魔法师的人越多,他们也要越多一份责任。

  没有人愿意死亡,但作为“英雄”的人要把所有事情考虑周全,包括“死”。


  浓夜中,沉睡着许许多多的灵魂。

  隐月轻手轻脚地起身,手指感觉到风的穿过,这才消除了一点噩梦所带来的压迫感。


  “隐月。”

  树上跃下一个声影。

  是弗里德。

  在月色下,他看见那双蓝绿眼眸深处耀动着光芒。

  像受了吸引一般,隐月无言地靠近他。

  “我很不安。”打破沉默的首先是弗里德。

  听到这句话时,隐月丝毫没有觉得奇怪,他只是静静地听着。

  

  在成为“英雄”前,我们是普通人。

  你是”龙神“,但你跟我一样,是人类啊。


  

  

  我希望你不要死。



  恍惚中,隐月咳出一口血。

  “简直就像飞蛾扑火一样。”

  那个男人完好地站在他面前,毫不留情地嘲笑。

  从他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露米诺斯狼狈地支撑起身体,将法杖对准白的背影的样子。

  烟尘散开,看见白毫无伤痕的站在中央,露米诺斯狠狠地咒骂一声。

  隐月身体慢慢溢出淡紫色的魔力。

  右脚微微向后移,白躲过佩特的卡片:“你们就这点程度?”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沉重得不能移动了。

  脚下是橘色的封印阵。

  刚刚是陷阱?

  被困住的人挑眉。



  “我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白的视线划过阿琅,又看看靠墙喘息的两人,最后目光落到身上完全恢复了魔力的隐月。

  他笑着说:”你觉得这就困得住我?”

  “!”

  周围的景物逐渐变得黑暗,除了他和在橘色封印里的白,所有人都消失了。

  白慢慢地拔脚。

  隐月咬牙。

  阵法缠不住他。

  “我对你的能力感兴趣。”

  白对着隐月的脸说:“那个通往这个世界的‘门’,也是你触发的?”

  “怀着对挚友的思念,来到了这个世界?”

  “那个驾驭着龙的家伙......’弗里德‘......?”

  捏在腕骨上的手猛然收紧,隐月听见:

  “真是遗憾,不过你以为那群咬人的东西是跟着谁进入这个世界的?”




  “血,血,血,哪里都是血。

  到处都是吃人的人。

  不过那群腐烂的家伙不算人了吧。

  爸爸没有回来。

  妈妈也不见了。

  他们到底要我躲在这里多久呢?“

  这是一页飘落在街道上的日记纸。

  无数脚在上面踩过。


  “......他们?”

  “你是不是应该,为他们的生命负责呢?“

  “不过,我拥有能让一切恢复原状的力量。”

  “时间的力量,甚至能让你见到你一直挂念的友人。”

  这是恶魔的低语。

  “你不想回到一切刚开始的地方吗?”

  这是恶魔的低语。

  “那个世界一切都很美好,没有战争,没有’黑魔法师‘的存在。”

  但他的确动摇了。


  在谁也不会发现的错误的时间位点上,幸福的事仍然发生。

  “你将不再是一个人。‘诅咒’会消失。”

  “只要,你在那之后成为军团长。”

  

  “想想吧,那个时候谁也不会记得你,你又是为谁保护这个世界?”

   我是为谁保护......?

   我......

 “英雄”......

  

 ‘英雄’这个称呼,你真的需要吗?

  

  

  舒适的月色下,弗里德笑得眼弯成了半月。

  “Eunwol。”

  “嗯?”

  “明天不要死啊。”

  你也一样。

  我希望你不要死。


  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



  “这是......弗里德想保护的世界。”

  “是我的挚友想保护的世界。”

  “靠着多少人的努力才封印了你的世界,我怎么可能用虚伪的谎言欺骗他们——!”


    脸上滑落温湿的液体,他打碎了黑暗。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