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隐月的旅途(第二章12-13)

  12. 兄弟

  “左边还有三只,小心!”

  “唔。”

  戴米安计算着攻击的轨迹,动作行云流水、精确地将武器捅穿面前这具活死人的身体。

  感受着哥哥的视线,他拔出武器,甩开上面的污物,厌恶地踢了一脚不再动弹的尸体。

  “看来这里也不安全了。”戴蒙手上绑着绷带,视线从地上被四分五裂的肉块上移走。

  说实话,看到戴米安的“成果”,他的心里不怎么好受。



  我的弟弟......变了。

  当时在神殿对峙时,戴米安眼神阴冷,说着“我再也与以前不同”的神情,戴蒙不愿回想起来。

  那让他感觉如此陌生,仿佛他们不再是兄弟,而是仇敌。


  ......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敌人,戴米安。戴蒙眼神加深。

  你经历了什么?


  这一路上,后者一碰上他询问的眼神,立马回避开来,一副拒绝沟通的姿态。

  已经不是闹别扭的级别了吧!戴蒙握紧拳头。



  大哥。

  戴米安的视线牢牢地锁定在那熟悉的背影上。

  他远远地跟在那个人的身后,并希望他能忽视自己。

  内心的感情几乎要流溢出来了。

  敬爱、与莫名的憎恨。

  怎么会对哥哥产生恨意,自己也不能理解。

  是因为害怕得知真相时的大哥以一副鄙夷的神色面对自己,还是因为大哥之前说的话,让自己更加清楚地意识到两人已经站在对立面,所以憎恨?

  “回不去从前了。”

  该死的命运这样偷笑,如果它存在。

  在无数次的梦靥中,妈妈的面孔越发模糊,但那句让他窒息的低诉却越来越响亮:“是你杀了我。”

  “是你杀了我!”

  我是那么地敬爱她,我却杀了她。

  我该怎么赎罪。

  ......

  如果没有出生的话,就好了。这样就不会给大哥和妈妈添麻烦。

  可是那之后,我却得到了被封印的力量。

  在我杀死我想保护的人的时候,弱小的我得到了力量。

  多么滑稽。


  戴米安无声地笑着。

  他捂住脸,已经流不出一滴泪。

  戴蒙感受到什么,扭头,看到正在上坡的人影抖动着肩膀,苦涩地发问:“你在......哭吗?”

  解决了一只扑上来想啃食自己的活死人后,戴米安擦了擦飞溅到脸上的血液:“你说什么?”

  “对了,接下来要去哪儿?”

  “B市。”眼见着爬上坡的戴米安神色正常,刚想解释去那个地方的意义,戴蒙被后者打断。

  “我跟着你。”

  戴蒙在叹气中应了一声。


  两人各怀心事,两个影子在黄昏下保持着距离。


13.进入

  光亮很刺眼,自己不由得伸手挡住眼睛。

  视野很模糊,躺在床上的人挣扎着想要清醒。

  他记得自己在寻找改变时间的法阵中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遇到了......为了要找到异世界与原来世界的连通口,必须进入”那个城市“——这个瞬间,无数张腐烂的手将自己拉入深渊......

  ”呃——“隐月猛一下惊醒,全身都是冷汗。梦中的失重感让他的心脏仍然狂跳不已。

  好难受。

  这是在哪?

  “哎呀呀醒了吗年轻人?”一个戴着口罩穿着肮脏白大褂的人热情地发出噪音。

  “你的同伴把你送到这里就离开了哦。你高烧刚退。难受吧?不过别担心,这也许是要觉醒力量的标志,这里躺着的人都这样。”那个只露出一双眼睛让人分不清性别的人举了举手中的手术刀,“你不会变成丧尸的。”

  “同伴......”

  对方的双眼露出一股明显的狂热:“就是那位身着黑色西装的先生!对了对了,他已经付过了你的治疗费,你想什么时候走都行。”

  没听清那人在絮絮叨叨个什么,隐月也不想再去想叫”白“的人这样做有什么目的,无奈道:“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么?”

  医生:“嗯,B市旁苟延残喘的地下街。”

  “!?”

  

  走下床才发现,腿上的伤消失得无影无踪。在他怀疑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之后,那医生领着他离开了隐秘的地下街。

  此刻,他的面前,是被森严戒备着的堡垒。

  ......

  B市的工作人员检查他的身体后发现没有被咬过的痕迹,向监控中示意放行。

  露米诺斯、佩特、阿琅,应该都在那里面吧。

  隐月一颗一颗扣上纽扣。

  不知道他们发现什么关于法阵的线索没有。当下之际,应当赶快在城内找到他们。

  他套上被消毒过的衣服。

  阿琅她还好吗。

  换上鞋,隔离的大门被打开了。

  不管怎么样,我来了。



  与此同时。

  “你的魔力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刚想如实回答的佩特看到对方那张脸后改口:“勉强能打败你吧。”

  这种回答才符合我的趣味性嘛。

  果然露米诺斯头上出现了很多十字路口。

  

  虽然吵得很幼稚,但是乐趣多多吗......?回到临时住处的阿琅目睹不明所以,发出了以上感慨。

  总是很理智的露米诺斯也总是会被佩特踩住尾巴、炸毛。

  已经过世了的爷爷说得对,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不过......如果他们以前有劝架者的话,那个人真是不容易呐。

  眼看着两人就要开打,阿琅关上门,偷偷溜了出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