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The world-隐月的旅途(第二章⑦—⑨)

补刀小能手

--------------------------------------------------------------------------------------------

⑦地狱


  活活等死是什么感觉?

  在食物耗尽的现在,他感受到了浓浓的绝望。

  

  他是被饿醒的。

  胃不满地提醒主人进食,于是他一手捧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一边伸手摸索着积蓄的食物。

  然而手只感到了冰凉。


  没有!

  他一下子惊醒,目瞪口呆的盯着面前这块灰褐色的地面。

  地下室的门口仍在他的斜上方砰砰作响,只是因为沙发、木桌还有其他东西堵在那里,丧尸才无法进入。可这并不妨碍它们拼了命地想闯进来。

  哦,它们已经没有命了才对。

  他咧着嘴。

  没有食物了。

  门外凶恶的东西要一口一口撕烂他。

  


  

  “要是能用魔法就好了”。

  佩特不止一次地感叹这个问题,特别是现在,在他灰头土脸地避过扑来的丧尸,又华丽地将它们撂倒的情况下。

  “你们这么喜欢我?”


  三天前,在他们做好充足准备的情况下,密密麻麻挤着超级市场的丧尸们终于破开了玻璃门,涌了进来。

  与此同时,几人联合用武器破开了另一边的玻璃门,随即抓起已分装好的食物背包冲出去,隐月跳出去解决几只未走远折回的丧尸,佩特点燃调配好的爆炸物的粗糙引线,跟在阿琅身后跑了出去。

  在第一只丧尸嚎叫着追出来时,爆炸声准时响起。

  “这么大的声音啊......”本想赞美计划完美成功的中年男人苦着一张脸。

  周围的丧尸不是会全部跑过来吗?

  “开始逃跑吧。”露米诺斯点头。

  “......”


  

  “我感觉遇上的丧尸越来越多了。”某人还有余力,感叹道。

  汗水流进眼里,刺得双眼生疼,在不得已停下来休息的时候,露米诺斯捂住左眼盘坐在地。

  他们没有时间彻底放松,因此越来越疲惫,隐月感觉自己受伤的腿疼痛得都要没有知觉了。

  要是能用魔法。

  佩特耸肩,在无意识看到远处的景色时,微微变了脸色。

  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怪盗,终于感到了压力。

  “嘿......露米诺斯,这里离B市还有多远?”他声音有些沉重,没了开玩笑的心情。

  后者也看到了那触目惊心的东西,眉头锁起:“必须照顾到大多数人的休息。以我们目前的速度,至少还要两天——那也得先过了这关。”

  隐月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僵直了身体。

  ——那黑压压的一片蠕动着,看不到尽头。

  
  “还有一个问题。”

  “它们多久可以追上我们?”

  他们相视无言。


  “现在马上决定。”露米诺斯痛苦地闭上左眼站起来,“是你留下,还是我留下。”

  “这没有意义。我们俩都失去了魔力。”佩特凑在他耳边反驳。

  换言之,谁都拖不了时间。

  “冷静一点,露米诺斯。”

  在这种情况下的对策是什么。

  他急速思考着,然而头脑开始混乱。

  一味逃跑是不行的。那群没有感觉的怪物会不死不休、一刻不停地跟着你,知道你成为它们的腹中餐;可是除了逃跑还有什么办法?

  不不,这样下去被追上也只是时间问题。除非......

  ......要赌上运气吗?



⑧死局

  

  露米诺斯将视线在搞不清楚状况的众人身上扫了一圈。

  “我们分开逃跑。”

  “一起行动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它们追上,我们也没有反抗的力量,到时只有一个下场。但分开逃跑的话,说不定能有一线生机。”

  几十个人面面相觑。

  没时间讨论了,佩特首先站了出来:“我在B市等你。”

  他深深看了一眼貌似冷静下来的同伴,然后带着两个人朝着斜前方快速前进。

  佩特的干脆让其他人也开始分头行动,两三个结成队伍纷纷离开了这条路。

  “它们的速度越来越快了。”露米诺斯说出这句话,看向背着熟睡阿琅的隐月,“你不带她走吗?”

  “......”隐月心里很焦急。

  一方面的奔波让他腿上的伤口严重恶化,在人群中不被注意到的血腥味在丧尸面前又怎样呢?他不能带着阿琅冒险;另一方面,露米诺斯的那种表情他太熟悉了。

  “你,”他终于说出口,“你想牺牲自己吗?”

  短暂的沉默后,后者像变了个人似的嘲弄道:“你知道的话,还不如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通过这几天我的观察,显然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然很想跟你谈谈,但现在不是时候。”

  看着露米诺斯红色的左眼,隐月的眼神一暗。


  “你是......弗里德的朋友吧。”

  “无论是他还是佩特,都不希望看着你白白死去啊。”

  “曾经拯救过我们世界的英雄之一,光之魔法师露米诺斯。”

  隐月刻意的模仿后世人的口吻,说出昔日好友的名字。

  “我的腿已经不行了。”他一手撩开裤脚露出丑陋的伤口,带着请求的神态,“把她带去B市吧。”

  露米诺斯看着那开始腐烂的伤口迟疑着,最终同意,接过睡着的阿琅:“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不过我会保护她。”

  隐月点头。

  他已经能听到忽隐忽现的嘶吼声。

  深吸一口气再回头时,身边再没任何人的身影。


  结束了吗?

  再也见不到你了吧。

  他不甘心地叹了一口气,蹲坐在地,一如当年弗里德遇见他时的场景。



⑨到达


  两天过去了。

  除了一路上遇到的几个落单的丧尸,佩特竟然没有看到那群来势汹汹的丧尸潮的影子。

  身边渐渐聚集起来的人都在为即将抵达B市这个好消息而雀跃不已,因此他也只好笑笑,继续作为一个领导者马不停蹄地向目的地前进。

  然后在第三天的清晨,领头的人揉了揉困倦的双眼,确实的看到了那座象征着希望的城市。

  一路上的疲乏都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所有人都像见了兔子的恶狼一般扑向那个可以保护他们的地方。

  纵使是佩特,也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秒,他马上少有的严肃了起来。

  他目送着人们接收检查、蜂拥进B市,自己后退几步,离开嘈杂的人群。

  ——感觉到了一股绝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甚至自己身体内的魔力也开始微微浮动。

  魔力开始恢复让他由衷地扬起短暂的笑容。

  但这也说明了B市之中那股力量的强大。

  是把我们传送到这个世界的法阵的力量,还是......一系列事件的始作俑者?

  佩特把视线从森严戒备的城市入口处收回,转向他到来的那条路。

  露米诺斯还没有出现。



  “对不起......他现在可能已经变成它们的一员了。”露米诺斯看着少女的表情,收回了“或者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这一句话。

  他恼火地在心里诅咒开始不受自己控制的行为。

  阿琅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乖乖跟着他走。

  醒来后发就发现自己在露米诺斯背上的小女孩到处寻找着那个黑色长发的身影,直到前者告诉了她突发的状况,以及隐月留在了原地。

  留在了原地。

  一个人不可能抵抗得了潮水般涌来的怪物。

  那个温柔的人无疑是被判处了死刑。

  可是,他不是说过自己还要找什么“回去的方法”么。

  

  露米诺斯假装没有听到身后传来的轻声啜泣,抓紧了手中的武器。

  如果这些悲剧是有人在故意操纵,那他一定不会放过罪魁祸首。

  看着前方渐渐显形的城市,他抿紧了嘴唇。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