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The world-隐月的旅途(第二章④—⑥)

  深情地告诉自己要坚持。(噫)

------------------------------------------------------------------------------------------

④ 探索



  因为自己的鞋不便在雪地上行走,所以露米诺斯走进了一家防具店,询问满头白发的店主是否有防滑鞋出售。

  店主眯着眼点头,示意他稍等片刻。


  露米诺斯站在柜台旁边,打量店内古朴的装饰。

  烧得正旺的火炉让整个封闭的环境变得相当温暖,也让他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身体,直到一声煞风景的感叹声响起。

  这个熟悉的声音立马打开了露米诺斯的愤怒开关,他皱着眉回头看向门口,果然是那家伙。

  佩特取下自己的帽子抖下几片未消融的雪花,看清店内的那个人后挑了挑眉,发出了一声不明不白的感叹。

  大意是“为什么在这里也能遇见你”。

  对面的人沉着一张脸,立即还口:“这是我要说的话,哪里都能看见你这个小偷!”

  佩特拿着帽子耸了耸肩:“难不成你在跟踪我?”

  “真想打扁这张轻浮的脸“——露米诺斯脸上明明白白写着这几个字,手中的武器闪出了一道光芒。不过他还没有生气到失去理智,因此在放出魔法前就收回了手。

  金毛见状,不知好歹地添油加醋:“真是软——”

  “光明啊!”


  

  当店主用布捧着一双暗蓝色的雪地靴从仓库中回来时,看到的是满地狼藉的打斗痕迹。

  “......”

  露米诺斯和佩特两人一人顶着一个熊猫眼给防具店老板道歉。眼看着二人又要爆发出一场恶战,他赶忙分开了他俩,并要求二人去往隔壁拿回用来修补的木材。然而刚进入武器店内的露米诺斯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与此同时,雪域深处传来一声巨响,人们脚下的地面剧烈震动。


  他与佩特对视一眼,转身跑向雪域深处。

  越是往前走,让人不舒服的力量就越是浓郁。

  左眼针刺似的疼痛,冷汗滑下。

  “你没事吧?”佩特捂着鼻子,“我看你很难受的样子。”

  “......没事。”



⑤逃生(下)

  

  ——怎么会变成这样。

  

  敏捷避开两三只徘徊在阴暗小巷的丧尸,隐月突然感觉脖子一凉,下意识出了声:“阿琅......?"

  少女先是悄悄哽咽着,随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将脸埋进隐月的后背,趴在他身上哭了出来。

  “很害怕吧?......对不起。”


  小巷是主街分支出来的一条路,越是接近出口,离主街也就越近。因此这一路上痛苦的嚎叫声都在耳边升腾着。甚至是一点儿也不隐秘的,肉被撕扯开来的破裂声。


  “隐月根本、不用道歉。”阿琅组织着着语言,擦擦红肿的双眼重新振作。

  “......”

  "......我不害怕了。”

  系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慢慢放松,这个小姑娘长吁一口气:“我们要冲出去!然后还要让一切恢复原样!”

  如果这是一场醒不来的荒诞恶梦的话,那么一定要找到结束它的方法。


  

  “啊!等等等!”刚刚重返于阳光之下的阿琅晃眼就看到一辆满载着人的汽车驶出小镇,她不停地尖叫挥手,就差在隐月背上跳了起来。但那辆车还是开走了,后座的一个身影静静望着他们。

  “呜!”来不及沮丧,后面一大群歪歪扭扭的丧尸已经朝他们扑来。

  “来这边!”一只手臂招呼着慌乱的二人进入超级市场。

  等到他们气喘吁吁冲进超市时,周围的人合伙将门的入口封住。

  

   

  “你们也没赶上啊?”带着自嘲笑容的人打开一罐番茄汁,顺手将另一罐扔给了弯着腰大喘气的隐月。

  下意识接住了飞来的物体,隐月呼了一口气抬眼。

  咕咚咕咚喝着番茄汁的人有一头灿烂的金发,注意到自己惊讶的目光,后者飞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佩特?

  但是穿着这个世界的人的服装,难道也是像“阿琅”一样......

  “抱歉,你跟我的一个朋友长得很像呢。”隐月收回视线,试探性地解释。

  就算他是那个佩特,也不可能记得我了吧。

  没想到此言一出,后者立刻被呛得咳嗽连连:“这种搭讪方式也太古老了吧兄弟,五百年前的话说不定还要摩登一点。”

  “五百年前?"

  "我的意思是,‘很久以前’,你知道的。”后者眨了眨眼。

  “你们认识吗?”

  佩特一手叉着腰,看到阿琅后姿势变回优雅状态:“能在这种情况下遇见彼此也是一种缘分,不是吗?说不定上辈子的我与这位长发小哥还是战友关系呢。”

  隐月看着对着一脸诡异表情的阿琅滔滔不绝的佩特,暗暗腹诽:看来不是“上辈子的战友”而是“这辈子的战友”呢。

  他几乎可以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佩特”,尤其是当他看见角落里闭目养神的那位光明之子时。

  还是那个样子呢,露米诺斯。

  隐月暗暗发笑,没发现到自己的眼角湿润。


  与黑魔法师交战后就未再见的好友,在枫叶世界之外,在这种荒诞的场合,在自己眼前,出现了。

  好久不见。

  佩特,露米诺斯。

  虽然你们不再记得我。



⑥相聚


  “然后,我和那边那个小子怎么看也打不过那堆怪物吧?所以我们就逃到这里来了。本来是想到那里面看看呢。”

  佩特,阿琅,隐月还有其他几个人围成一圈分享着各自的经历。

  而露米诺斯懒得听佩特编出来的谎言,靠在角落,在一张纸上画着什么。

  封锁的大门旁有个看着被密密麻麻的丧尸撞击着玻璃的人提心吊胆地提问:“它会碎吗?”

  “当然。在碎之前,我们就要离开。”露米诺斯仔细考虑着往后的计划,回答身边这个焦虑的人。

  “哦......哦。”

  “等等。”那人不解回头,看着皱着眉的异瞳年轻人。

  “你对B市熟悉吗?”

  “啊!”后者很高兴地点头,“那里是我的故乡!”

  “很好。”

  露米诺斯将一支笔和A4大小的纸递给他,还未等后者回过神,他就说道:“请你将答案记录在纸上,越详细越好。我有几个关于B市交通路线的问题。”

  

  之所以计划去那座城市,是因为自己和佩特要探实在那个地方是否存在法阵遗迹——在丧尸出现前他通过网络注意到越来越多的“魔术”在B市发生。而且那里也有相对强大的武装保障,因此今后会涌入越来越多的普通人。

  这是一个潜入的绝佳机会。

  他要了解已经沉默数百年的法阵失控,并且连接到其他世界的原因。

  ——说不定,连异常的“丧尸”也是它带来的。

  

  调查却被卷入法阵前感受到的那股阴冷的黑暗气息也让露米诺斯很难不介意:是否当时封印黑魔法师的力量已经消失殆尽?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