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The world-隐月的旅途(第二章①-③)

碎碎念:

  “黑暗的力量”让我一秒出戏233为何那么中二啊!(笑)

--------------------------------------------------------------------------



  第二章

  ①渐变


  入眼的是,鲜红色的肉。

  那形状饱满的肉还在缓缓趟着汁水。

  “咕咚。”

  她不由得咽下快速分泌的唾液。

  肉的味道顺着鼻腔爬进胃里引诱,搔首弄姿。


  牙很痒,这种痒只能通过犬齿交合咀嚼,让肉汁水布满口腔与牙缝才能止息。

  饿!

  肉在那里窃笑,镀着一层澄亮的油光。

  恍惚的她终于忍受不住,啃食起酣睡人的手臂。

  ——这还远远不够......


  露娜觉得最近真是糟糕透了。

  首先是早上出门时盯着别人手里的饭团差点被车撞到;紧接着又是一次的吃到,班主任那副厚重的眼镜下传来的幽光让她寒毛倒竖;再然后是现在,她发现自己的钱包里空无一物。


  尴尬地拿着三分面包,她僵直地站在收银台面前。

  面包店里收银的小哥似乎是新人,并不明白露娜可怜兮兮瞅着地板的原因。

  啊,虽然这位长发小哥很帅,但是谁来救救我!


  于是她被路过的邻居戏剧性地解救了。

  “露娜你吃得越来越多了。”

  后者一面狼吞虎咽一面呜咽:“呜别管我!”


  隐月长呼一口气,高峰时间过去,他终于能休息了。

  这两个月来他都在面包店里帮忙,像阿琅说的,“禁止当米虫”。一想到她瞪圆了眼的神情,自己总想笑出来。

  不过,想到结界的事情,隐月面色一沉。


  完全没有头绪。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已经完全了解到,这边的世界根本没有能使用魔力的人存在。这也许是他的力量消失的原因。

  一开始得知这个事实时,自己的心中充满了沮丧感:也许连原来的世界都回不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再一次盯着手臂上迟迟未消的伤疤时隐月猛然想起:说不定在这世界上的某处还存在着连接两个世界的结界的痕迹。

  只是,想要找到它,还需要大量的时间。

  “没关系,能找到。”他对自己说。



  “好饿......怎么又饿了!”露娜沮丧地抱着腿蜷缩在床脚,咬牙切齿。

  “不过,是什么味道这么香?”

  她陶醉地闭着眼,好像嗅到了什么山珍海味,顺着那味道来到楼下。

  好浓的肉香味!

  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勾起虚幻的微笑。



  ②出现


  电视里更加频繁地播出人咬人的视频。

  记者在一旁煽风点火,激动地让摄影师拉近镜头。

  随即画面被切断,脸色不佳的阿琅扭头看到了拿着遥控器的隐月,她注意到电视中一闪而过的扭曲的人脸。

  “没事的。”隐月拍拍她的头顶。

  但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异常的事在这个世界发生了。

  

  突然门被撞击,吓得阿琅闪到隐月的身后,拉着他的衣摆哆哆嗦嗦。

  那撞门声不曾停止,反而愈加凶暴急促。

  心脏急速跳跃,提醒着屋子里的人危险堵在门外。


  屋里安静地令人窒息,钟表的摆动声在间隙的撞门声中变得更加响亮。


  紧贴在自己身后的人抖动得厉害,下定决心去打开门的隐月被阿琅死死拉扯着衣袖。后者泪光闪烁的眼神中透露着哀求和担心:“不要去。”

  “没事的。”隐月放低了声线,轻推下阿琅的手,镇定地走向那扇黑色的门。

  阿琅看着他,不由自主地跟出了一步,随即后退了两步,指尖颤抖。


  那扇普通的隔绝室内外的门此时成为了吞噬生命的洪水猛兽,她则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救回来的那个人走入怪物的口腹。

  这两个月的记忆,就好像走马灯一样回放眼前:


  隐月是个笨蛋,刚醒来的时候就像失忆了一样,惊讶望着窗外,连手机电视都不怎么会用。

  走在马路上,又差点被车撞倒,笨手笨脚。

  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会看着自己的手臂发呆,说什么“结界一定还在”之类的蠢话,让偷看他的自己摔倒在地。

  ......

  但是,但是那双紫色的眼睛注视着自己时,那种感觉非常的温暖。让阿琅有一种错觉,仿佛很久之前,他们已经是朋友。

  隐月是个温柔的人。

  而且坚强。


  “不要去。”

  求你了......


  

  隐月将手放在震动的门把手上,另一只手握着特制的刀贴在身后做好防身准备。

  “三、二、一。”

  心里默数三声,他利落打开了门。





  ③逃亡(上)

  门外是一个涨红了脸的大胡子中年人,一看到隐月,便吼:“快收拾行李,多带食物,赶紧走!”

  隐月一愣,将小刀飞快藏起。

  “咳!”大胡子看样子着急得快要吐血了,“快点!那东西要到我们镇上了!”

  隐月点头退回屋内,催促阿琅装好店内的食物和水。


  大胡子此刻又跑到另一家店门口大吼大叫,街道上涌出越来越多忧心忡忡提着行李的人,其中不乏被这等场景吓哭了的小孩。一时间,叫骂声、哭泣声、议论声不绝于耳。

  “快点上车!”

  “往哪儿走啊?!”

  一道尖叫划破喧嚣,人群立马寂静下来。

  “......我看到‘它’来了!”

  此言一出,众人炸开了锅,纷纷推搡寻找出口。


  “阿琅!”隐月望着窗外的突变,皱紧了眉,抢过行李,将受惊的阿琅背起,“没有时间了!我们走!”

  他避开人头攒动的正街,选择一条小道,推开窗,一跃而下。

  这让正在小道中鬼鬼祟祟摸索的人吓了一跳:这人可是背负着两个人的重量从上面跳了下来。


  “你的脚还有伤!”阿琅焦急提醒,挣扎着想用自己的双腿走路。

  隐月咬咬牙,开始寻找代步工具。

  比这还严重得多的伤他受过,在他原来的世界,在没有与弗里德他们相遇之前,自己已经习惯了疼痛。

  不过,在体会到“友情”后,已经不想再独自一个人了。

  他的眼神藏着苦涩。




  “那个东西......是丧尸吗?”身着便装的露米诺斯躲在一辆路虎旁,观察混乱人群的中心位置,“不可能是这个世界的产物。”

  在那中心点张牙舞爪的“人”的那张脸上凝固着暗色的血液,配上一副呆滞神情,显得诡异又恐怖。

  而无法从它身边逃脱的人被它扑咬了个正着,然后血肉横飞,哀叫不止。


  “......”露米诺斯难受地闭上眼。

  他帮不上忙。

  不知为何,当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一切魔法都被封印了。佩特亦是如此。他们只能凭着直觉感受到空气里的不详与污浊。

  他睁眼,看见前方站立的佩特握紧了拳:“......走吧,去那黑暗力量最重的地方。”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