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碎碎念:

其实一开始设想的是黑暗风,不过算了。

某人暗堕注意。

堀兼向~(大概)


---------------------------------------------------------------------------------------------


  -和泉守兼定-

 

  才睁开眼的我便看见了国广。


  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的我那时没有注意到他憔悴的神情。不,就算注意到了,我也只会觉得那对于身为刀剑的我们算不了什么。

  总之,对我而言,他还是那副令人安心的亲切表情。

  “啊,兼さん。”他用略微沙哑的声线向我问好,礼貌得就像多年以前我们的主人岁先生还在的那时候,明明这家伙比我还年长。

  “哦”了一声表示回应,环视屋内一圈的我推开了名为“锻刀室”的门,屋内的空气立即焕然一新。

  堀川跟在我身后,看着我颇有趣味地参观本丸。


  脚踏实地地踩在实木的地板上,拐角就能看见院子里一两颗樱花树正飘着花瓣。花瓣轻轻摔在小池塘面,惊走了几尾金鱼。

  “很好很好!”我抱着手臂咧开嘴角,对本丸的风景很是满意,回头问国广:“其他人呢?”

  “......只有我们两个哦,兼さん。”

  国广抬眼直视我。

  “是嘛?”那这个审神者也未免太悠闲了一点,虽然有我一把刀就能抵过好几把没错,我接下来的主人不会是个笨蛋吧?

  有点不爽地噘嘴,我让国广领我去自己的房间。

  “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住在一起吧兼さん。”

  我点头,有国广照顾自己的起居毕竟方便得多。

  

  等一切真相大白时,回想起来,国广当时的语调根本不是询问。


  他轻轻一笑。

  “什么嘛,很得意嘛你小子!”我伸手拍他的头,却听到他一本正经地说“请兼さん不要进东边的房间。”

  下意识地“为什么”还未出口,便看到国广那讳莫如深的眼神,我将疑问咽了下去。

  嘁,不去就不去。明明这样会让我产生更大的好奇心。

  “谢谢你,兼さん。”他眯起双眼,笑容柔和。



  结果新的主人根本没有出现在本丸过。扯了扯散乱的头发,我闲得实在无聊,又不知道国广整天看不见人影到底在干什么,便萌生了跟踪他的念头。

  跟踪国广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那家伙敏锐性很高,曾有一次化身付丧神没多久的我偷偷跟在他和岁先生身后。巷子越来越深,正当我感到奇怪时,被笑着的他们在拐角处碰个正着......

  落下一滴冷汗,我压低呼吸缩手缩脚跟着他来到一个房间门外。这里是“锻刀室”,我来到本丸的地方,现在国广就在里面。

  实在太过好奇,我犹豫了一下,把门轻轻推出一个缝隙。

  蓝色的眼眸突兀地出现在缝隙中。

  我“哇”地一声毫无形象地摔倒在地板上。

  “兼さん......”门被拉开,国广叹了一口气,扶我站起来,“跟踪是个不好的习惯,再说您哪一次成功过。”

  窘迫混合着刚才未消的胆战心惊反倒让我生气起来:“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连我也要瞒着吗?”

  说到后面,自己还有些寂寞的情绪:国广到底在干什么?

  他皱起的眉头飞快展开,就这样静静与我对视。

  这样的国广,非常陌生......我下意识移开了视线,并耻于自己的认输。

  挥开他的手,我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但想到一会儿国广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暂时不想见到他,所以气极的我鬼使神差地推开了回去途中的其中一间房。

  

  什么啊,这是。

  我往后退了一步。

  纵使整个房间散发着清新的阳光味道,被打理的井井有条,我还是嗅到了熟悉的血的味道,看到了天花板上难以描述的污渍的形状。

  这个房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瞬间感受到刻骨的寒意,而且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国广叮嘱过叫我不要打开的房间吗?

  国广......回神后的我一激灵,关上房门。

  视线里没有国广的身影。

  我到底在怕他什么?连自己都不明白,我决定好好找他谈一谈。



  “果然瞒不过您。”国广轻皱眉头,露出一副不知让我如何是好的悲伤神情。

  “确切的说,兼さん,您是本丸里的最后一把刀。”

  “什么意思?”我满腹疑惑。

  “本丸的主人,审神者大人,已经——”说道“审神者”,国广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下来,“那位,已经不在了。”

  也许是我的表情太过惊讶,他补充道:“无论是这里的世界,还是审神者自己的世界,那位大人都回不去了。在兼さん您还未到来之前,主人‘暗堕’了。”

  沉默良久,我提问:“你说我是本丸里的最后一把刀,怎么回事?”

  国光的视线一直集中在我们中间的矮桌上,听到我这句活后,眉间的皱纹一下子加深了,他的眼中有挣扎,踌躇了一会儿,竟带上了古怪的笑容:“如果说我把同伴们‘杀掉了’,兼さん会相信我吗?”

  “......果然你变得很奇怪。”

  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怔怔望着起身离去的国广:“喂......”

  “兼さん,我会保护你的 。”他在门外这样说道。

  谁需要你的保护啊!?我无法认可他的回答,攥紧了拳头,恨不得把他揍醒,却最终无奈地击打在地板上。


  推开门,已经看不到国广的身影,我整理好着装深吸一口气,抬脚往本丸的出口走去。

  就算自己被敌人袭击,倒也好过被困在这死寂的地方。

  至于国广......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这个样子,不过,我一定要想办法让他恢复原样。

  我下定决心。


  -另一面-

  

  (谁也不会料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可等到我们赶去的时候,事态已经无法挽回了。

  血液污染了整个房间。

  啊啊,如果我能再快一点赶回本丸的话,兼さん是不是不会变成那个样子呢?

  冲着审神者狂气大笑的这个人的灵魂,究竟到哪里去了?)


  “还好么?”三日月殿下捧着茶杯看向我。

  我摇摇头:“让您担心了。”

  也许是脸色太差了吧,本丸里的刀们都向我投来关心的目光。

  “我进去了。”跟兄弟打过招呼后,我推开那晚惨剧发生现场的门。


  兼さん正在里面熟睡着,长发几乎包裹了他半个身体。他的嘴角边还微微上扬着,像个小孩子。

  等到手背上传来冰凉的触感时,我才发现自己正在流泪。

  “兼さん......”

  每当他试图离开本丸,就会丧失之前所有的记忆重新回到这里。

  是第几次了?

  我将他小心翼翼地抱起,走廊上正与谁玩耍的五虎退看到我们,默默停止了嬉闹声,缩着头,有些畏惧地贴近身边的今剑。

  

  是呢,在他眼中我果然也变得奇怪了吗?

  苦笑一声,推开锻刀室的门,我将兼さん轻轻放在地板上,等待着他的苏醒。


  “......啊,兼さん。”

                                                        


                                                                                                        END



简单解释:

  就是一个兼定暗堕后杀死审神者(审:......)并且自己也只能活在虚构的本丸之中的故事。

  ......不过,堀川到底有没有坏掉呢?本丸中的大家,真的有看到堀川抱着的兼定吗?还是说“兼さん还活着”也只是他的幻想而已呢......

  

(写的这么不清不楚真是对不起)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