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The world-隐月的旅途(第一章)

大概中长篇的样子,共五章,每章几个分支。

然后算是半架空吧,有私设。

隐月为主角,然后其他cp各种打酱油。(弗隐、佩露、恶魔、老白等出没)

设定两篇番外,一篇是隐月黑化,另一篇是戴蒙和戴米安的故事。

其实这标题并不太合适啦,呃,碎碎念到此结束。

-----------------------------------------------------------------------------------------

第一章.另一个世界

  一个身影利落翻身,躲过了巡查的守卫的视线。

  隐月背靠在巨大的冰山岩石上,等守卫的脚步声渐渐消失,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神殿的地图,查明自己所在的方位。

  之所以来到冰之神殿,是因为他在之前的调查中发现了弗里德的踪迹。
即使射手村的赫丽娜已经向他暗示“一个人的生命不可能抵抗的了五百年的时间”,他仍然相信弗里德现在在哪个角落为黑魔法师、为这个世界的事情奔走。

  在心中标记好目的地的方位,才想离开阴影位置的隐月突然听到一个平缓的脚步声向他这边走来。他心里疑惑着,没有动身。

  难道是被发现了?声音越来越近,隐月有了压力,无声无息地做出了防备的姿势。

  “你到底是谁?”饱含疑惑及仇恨的声音传开,空空荡荡的神殿顿时传来无数回音。
  回应他的是一股不稳定的呼吸声。

  隐月一惊,这才发现除了这个人外,竟然还有一个披着长袍的人站在这神殿之中!
  “你同我一样是魔族。”刚刚提问的那人断定,“可是你没有翅膀。是人魔混血......?”
  
  空气里包裹着浓厚的黑暗气息,让他连呼吸都不太顺畅。隐月强忍着窒息的痛苦等着他们离开。
  顿了一下,那人又说:“魔族的人已经不多了,但如果你就是那个魔族军团长的话,我不会对你客气!”
  军团长?!这个称呼让隐月清醒了几分,衡量后,他侧身伸出头让视野范围变大,清晰地看到一个手持巨剑,身后有一对翅膀的人正与遮着面容,冒着黑暗气息的“军团长”对峙着。
  “......哥哥。”
  一直沉默着的“军团长”终于开了口,就像是释放了长久以来的不满足,低沉着声音陶醉着又喃喃了好几声。
  “哥哥,哥哥,哥哥......”有着黑色指甲的手猛然扯下披在外面的长袍,“军团长”露出自己的面孔。
  冰凝结成的地面上传来何物坠地的声音。
  戴蒙几乎是摔出自己的武器,难以置信地从喉咙里发出“戴米安”三个字。

  怎么回事?
  你不是已经和妈妈......

  戴蒙在看到自己的弟弟的一瞬间杀气全无,在那张脸上取而代之的是软弱的、想要流泪的表情。
  “戴米安......”戴蒙有点哽咽,“你还活着!”
  “嘿,我还活着呢,哥哥。”戴米安的语调里包含了太多感情,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人,又重复了一遍,“我还活着。”
  “那么妈妈呢?妈妈她和你在一起么?”戴蒙眼里燃起希望,激动地贴近自己的弟弟,双手抓着他的肩膀问。
  戴米安脸色一滞:“我、我也不知道妈妈在哪儿。”
  他感觉到肩膀上的那双手失了力道,赶忙说:“不过妈妈......一定还活得好好的!”

  对,就这样撒谎吧,忘记那天自己犯下的罪孽吧,戴米安,不然要怎么面对哥哥——

  “是啊,一定是这样。”
  戴蒙收敛了激动,这才发现戴米安已经长高了很多,也想起了自己来这冰之神殿的目的。
  “我有好多话想要问你。不过,我沉睡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竟然成为了军团长。”戴蒙目光严厉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质问。
  戴米安避开不谈,直视着他的眼睛:“哥哥,我现在得到了力量。”
 
  “从黑魔法师那里?”想到黑魔法师,戴蒙咬牙切齿。

  正是因为黑魔法师,自己才会被害的家破人亡。他永远也忘不了当他完成任务回到家乡时,自己的家在夜里熊熊燃烧的场景,还有当时自己那种绝望的心情:他以为妈妈和戴米安都在那场大火中死去了,因为那之后他再也没能发现家人的身影。

  “你知道他对我们做了什么吗,你竟然还为他效力?戴米安,你想要力量的话,我——”
  “哥哥。”戴米安沉了声音,不知不觉中释放出黑暗力量,“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弱小的我了,现在的我不需要哥哥的保护。”


  他看到戴蒙受到自己力量的压迫时,笑得有几分扭曲和心酸,紫红色的眸子暗着:“我变得强大,现在轮到我保护哥哥。”
  话刚落音,他的视线突然转向一块巨大的岩石,抬手将它劈成了两半,那里藏着的人影一个后空翻,躲过了攻击,向着神殿深处逃跑。


  “嘿,嘿嘿嘿。”戴米安笑得颤抖,神态像是抓老鼠的猫,不过心里已经下了杀心。他扭头看着脸色不佳的戴蒙,没有考虑就制造出一个分身,让它去捕捉那只老鼠。
  “现在,我们好好谈一谈吧,哥哥。”戴米安向往地看着动弹不得的戴蒙,笑得像得到了糖果的小孩。


  隐月在神殿里不停跳跃以躲过身后那人的攻击,尖锐的爆炸声在耳旁炸裂,他被震得吐了一口血,却不敢放慢速度。
  一路上他看见好几具守卫的尸体,大概是那个没有翅膀的魔族干的,而受到攻击破碎的冰壁将它们掩埋了。
  照这样下去,冰之神殿会倒塌的。

  自己打不过这个分身,可恶。这就是军团长的力量?

  他拐进一个细小的分叉口,果不其然看到前方淡淡的光亮。
  诺大的冰面上,刻印着一圈圈密密麻麻的魔法符号,它们升腾着发出淡蓝与红交织的光芒。
  这就是自己的目的:时空法阵。这是某个超越者留下来的,连接过去与现在的法阵。使用它的话,自己就能回到过去,回到过去那个自己还和弗里德他们能够待在一起的时间!
  
  隐月感到身上携带的那张地图正发着热,与这法阵共鸣。
  
  说不定他能改变这受到诅咒的未来——

  正当隐月忘我的伸出手想要触碰法阵边境时,天生的警觉让他身体快速向旁一倾,致命的攻击划过他的脸颊,烧断了几根发丝,然后直直砸向发着光芒的法阵。

  隐月眼睁睁地看着法阵刹那间发出极为刺眼的光芒,同时感到大地在晃动,脚下的冰层破裂开来,自己的身体和意识全部被光所吞没。
 
  与此同时,戴米安感受到自己分身的毁灭,意识到那股光芒已势不可挡,暗道不好,惨白了脸色展开保护罩,同时本能地抱住戴蒙将他护在自己身下。
 

  冰之神殿倒塌了,这一震动甚至波及了神殿外围的活死人之地。

  在冰封雪域的武器店中正吵得不可开交的佩特和露米诺斯同时止声。

  “米乐?”正在收集蜂蜜的埃文看到自己的小伙伴停止扇动翅膀,降落到自己身边,像是在聆听着什么。




  “阴差阳错打开了异世界的结界吗?真有意思。”



  阿琅眼尖,一眼就看见她捡回来的人那放在床上的手指动弹了几下,她眨眨眼,托着脸在那个即将醒来的人旁边坐下。
  
  躺着的人动了动眼皮,慢慢地睁开了眼,随即脸上出现了茫然的表情,看到阿琅时,连眼睛也忘了眨。

  “你难道是撞坏脑子了?”阿琅看着眼前人的精彩的表情,掩盖自己有些气愤的情绪质问。

  好心把一个陌生人带回家治疗,这人还一副见鬼的样子,任谁都难免生气。

 
  身体疼痛,陌生的环境,隐月一醒来就感觉到这些。然而当他看到阿琅时,困意烟消云散。
  
  ——但她有人类的耳朵,身材也没有记忆中那样娇小。

  这个嘟起嘴的女孩,不是狐狸村的阿琅。再说就算是“阿琅”,也不会有自己的记忆吧。
  隐月非常清楚。

  阿琅很不满意床上的人无意识的无视,站起来昂起头显露自己的气势:“我叫阿琅,是我救了你!呆子

,你叫什么名字?”

  隐月微微抬头,攥紧了手:“你说你,叫‘阿琅’?”
  
  对面的女孩抱臂,理所当然地点点头,脸上写着“快感谢我”,嘴却闭得牢牢的。

  “谢谢你救了我,阿琅。”隐月表情复杂,心想他已经被“阿琅”救了两次。听到窗外嘀嘀嚷嚷的声音

,他下意识往外一望,便看到车水马龙的街道,摩肩擦踵的行人,一愣:这里是哪里?

  这里不是冒险岛的世界。

                                                                                               



                                                                                 (第一章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