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人

“再见”

看了漫画最新一话的产物。


银桑视角。













啊啊,又下雨了。

我烦恼地抓抓脑袋,所以说这个天气是要呼应情节的发展,烘托悲伤的气氛,为未来的不好事件立下flag?

......写作文吗我。


小神乐还没回来吗?新八也不在,好无聊啊。

阿银快要无聊得死掉了啊啊。


我躺在沙发上唱歌,一边看《jump》一边抠着脚趾时发现指甲太长了,简直就像随时会扯断似的,就扔下杂志,拉开抽屉的第一层找指甲剪。

那东西没摸到,倒是摸出了一张皱巴巴的卡片。

我打开它。


“致万事屋:

新年快乐。

顺便土方先生去死。”


署名是真选组。



这是他们还在江户的时候发来的贺卡。捏着卡片,我陷入了回忆。

自从那时起过了两年。

两年前他们离开的日子,天空也这样下着雨。


那家伙说着,借我喝他以前买下的,珍贵的酒。

“等到你把酒喝完了,我就回来了。一定。”


换做是平时的我的话,一定会吐槽忽方十四悠再现江湖,土方君什么时候变成情话小王子了之类的。

但是那个时候,一想到面前的这个人说不定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心里就涌出一股久违了的,疼闷的感觉。


“难吃死了!”

老板娘看到我们吃完对方的狗粮后那副狼狈样,忍俊不禁。

我和土方也笑了出来。

第一次,土方在我面前爽朗的笑出声来。

他的眼尾柔和不少。


“哎呀,万事屋老板,副长先生。我要关店了哦?”老板娘提醒着我们两个醉鬼。

“啊......抱歉抱歉!”我站起来,头晕沉沉的。

“唔......”土方撑起身子。

“明天还来喝吗?”她亲热地向我们挥着手。

“......不了,谢谢您了。”

是土方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土方君~今晚要在万事屋住下吗?”我含糊地问着被我搀扶着的人。

他抬头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好啊。”

我盯着他烟蓝的双眼。

——事实上,就算他说不,我也要把他带回去。

我吻他,他主动回应我。

——毕竟我们,都没有醉。





我把贺卡放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

整条街一片狼藉,遗留着战争的痕迹,没什么好看的。但即便如此,我也想守候着它。

还有他们。




                                                                                             


                                                                                                  普通的end

----------------------------------下面是真·结局--------------------------------------


神乐和冲田带着定春重新回到了江户。


不知道是不是有神明保护,歌舞伎町一条街唯有登势婆婆的那栋屋子在一片残骸中屹立不倒。


“定春,我们的万事屋,到了哦。“

在阳光下撑着伞的少女含着泪望着残缺的“万事屋/ちやん”。


“咦,这是?”

来到二楼的她拾起桌上皱巴巴的卡片。

“笨蛋丫头。”冲田跟在她后面,“哭得鼻涕流出来了。”

“呜呜呜这一定是阿银显灵啦是阿银显灵啦!”

“贺卡会自动跑出来这是常识啊——”




评论(4)

热度(6)

  1. 恍然又一季雪人 转载了此文字